2016银杏年会——承担社会责任迎接共创时代

11月12-13日,2016银杏基金会年会在北京顺利召开。由银杏伙伴、机构骨干、优才伙伴、沙砾青年及嘉宾组成的180多人的银杏大家庭,于11月12日,见证了17位2016届银杏伙伴加入银杏大家庭;他们还针对“承担社会责任、迎接共创时代”的年会主题,在时代文化与青年人发展,公益与商业的边界,城乡关系与乡村发展三个分议题下,展开了深入讨论。11月13日,银杏伙伴讨论了“合作基金”的规则并选出第四期合作项目,选举了第五届“银杏伙伴委员会”;此外,银杏年会第一次将机构骨干、优才伙伴、沙砾青年引入其中,并针对他们的需求展开了批判性思维、筹款与传播、角色认知与职业发展方向多个工作坊。
银杏计划发起人、重要支持者周庆治;银杏基金会名誉理事长徐永光;理事长赵亦斓;监事陈一梅、张巍;银杏计划顾问导师顾晓今、何永平、李楯、陆德泉、王海光、王瑛、徐冬梅、张兰英、张守礼;南都基金会秘书长彭艳妮;C计划创始人蓝方;黑土麦田创始人秦玥飞;同佳岸基金会副秘书长、银杏计划的老朋友汪黎黎等嘉宾都参与了此次活动。

精彩发言

  • 周庆治 | 星小无碍闪光芒

    银杏伙伴们站在这里真的让我觉得耳目一新、刮目相看,大家表现出来的思考能力、组织能力、行动力,我感觉都是无人能比,非常非常好。我认为中国公益部门的未来是中国人的未来,为什么这么说呢?中国处于一个转型阶段,面临各种各样错综复杂的问题,包括社会、政治、经济等等,只有大量的NGO和民间公益组织起来才有希望。有的银杏伙伴说希望未来的环保部长来自我们公益界,我想既然美国第二部门的特朗普能当上总统,未来我们怎么想象都是可以的。   我做公益和南都集团做公益一直没有其他想法,我就感觉人生像星空,做...

  • 徐永光 | 慈善不能欺骗,创新是公益立身之本

    慈善是遵从自己的内心去做事情,不论你是从事慈善也好,参与慈善也好,最基本的就是它是发自真心,慈善不能欺骗。慈善是人人可为。   这个社会最缺信任,最缺诚信,这是我们社会的稀缺资源。作为公益组织的负责人,我们最要紧的是要给社会带来信任,要让信用崩溃的土地上从我们手里建设出信任,这是我们公益机构的生命之根。因此,公益机构一定要坚守住道德底线,财务上也不能有任何问题。   创新是公益的立身之本。现在科技创新、市场创新推动社会创新,政府也有很多创新,公益行业的创新远远不够,非...

  • 蓝方 | 思辨教育的实践与思考

     我来自一家致力于思辨教育的社会企业“C计划”。C计划的C是指critic thinking(批判性思维)和civil education(公民教育)。我们期望用思辨教育重塑公共理性。   缘起     每次说到公共理性这个词,我都很喜欢和我的朋友们分享我做记者时的一些故事。在和我的合伙人创办C计划之前,我在财新传媒做了6年的公共政策记者。可能是因为记者这样一个职业,让我对当今社会公共理性的缺乏尤其敏感。例如,...

  • 张伯驹 | 探索真实,重夺想象

    各位伙伴上午好。   (第一部分:“我们的视界”和“世界的视界”) 前几天和朋友聊天时,大家纷纷吐槽,说“世风日下,网上一片乌烟瘴气”。其中一位朋友用手机打开新闻客户端,边翻动评论区的跟帖边叹气,感慨“这个社会怎么了?这个世界还好吗”? 我一看,是一个社会新闻,评论区里的确是各种充满情绪的掐架和地域攻击。边看这些跟帖,边在想或许是因为很多原本不上网的人开始上网了,或许是因为很多的...

议题分享

  • 2016银杏年会 | 当我们谈论青年人的时候,我们在说什么?

    前言 11月12日,银杏基金会年会进行了一次“青年人与时代”的分会场讨论,二十多位银杏伙伴及其机构骨干想要挑战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——为我们这个时代的青年人画个群像。陕西光合行动的沈旭和鸿芷空间的霍伟亚是这次讨论的主持人,现场有人向主持人提出挑战,“当代青年人有共同的形象吗?我不觉得,差异太大了!”主持人解释说,讨论青年人群像,是为了思索TA们成长的时代图景,并探寻其中的互动关系,讨论的意义并不在于深刻、准确或完善共识,而...

  • 2016银杏年会 | 论道公益与商业

    编者按:回望中国公益走过的路径,发端于上世纪80年代,以西方发展援助为依托的发展理念和发展视角,经过国际对华援助和第一代发展工作者的本土化努力,积累了值得回望、观照和对话的可贵资源和经验。然而,几乎一夜之间,资本驱动下的新公益话语成为行业主流。跨界合作、社会创新、社会企业、共益企业、公益市场化、公益创投、影响力投资、影响力债券,几乎一夜之间,市场已开始强势彰显自己的公益话语和公益力量。     但在新公益的话语下,碎片化的隐忧已然来临。一方面,市场帮助我们破除权力...

  • 2016银杏年会 | 辨析公益与商业边界

        公益的定义是什么?与商业的边界在哪里?为什么要分清楚商业与公益的边界?在欧美公益发达地区,人们一般不太会讨论公益与商业边界的问题,为什么中国要讨论?在探讨边界的时候,公益自己的领地又在哪里?    如银杏基金会秘书长林红在讨论中所言,在新的社会结构形成的时候,特别需要统一词汇、在此基础上建立相互认可的行为准则,所以辨析公益和商业的边界很重要(虽然这并不意味着结论是公益和商业必须要泾渭分明)。下文从为什么讨论公益与商业的边界、如何看公...

  • 2016银杏年会 | 乡村发展须立足社区的主体性

                  2013年,曾创办北京农民之子、打造燕山学堂、服务流动儿童的银杏伙伴林炉生,返回福建闽南老家,成为返乡公益青年中的一员。他以老家的古建土楼修缮保护为切入点,引入各种外部资源,培育村民参与,激发村庄活力。   紧随其后,曾参与创办北京农禾之家并任总干事的银杏伙伴石远成,2014年创办了电商平台,推动城乡对接和消费品下乡,降低农民生产生活成本,促进城乡消费平等,项目覆盖包括湖南...

活动报道

  • 开放和多元引领银杏—银杏伙伴年会观察

    2016年11月12日,银杏伙伴第一届年会,为刚刚入冬的公益圈点上一把火。 作为公益行业价值引领和资源支持的一支重要力量,基金会的资助策略和资助实践一直备受关注。自南都基金会2010年启动银杏计划,投资青年社会创业家(而非公益机构和项目),创新拓展公益领域的资助边界,银杏伙伴的社会影响力逐年拓展。2015年7月,南都基金会主导和推动了银杏基金会成立,使银杏计划正式破茧成蝶,脱单独飞,为银杏伙伴群体的未来发展赋予了无限的想象空间,其走向再度引人瞩目。 创立至今六载,才有了第一届伙伴年会,这也许...